2015年7月21日

一路的風景

最後一晚,褪去了這背負一寒暑的重量。 


腦海回想著這一年來經歷的種種,有些是浮光掠影,倏忽隨風而逝;但有些是深刻的印記,緊密的烙印在心。原本獨自行走的我,得以藉由這偶然的轉彎,來到這充滿未知的原鄉部落;看似陌生的部落,卻早就充滿自己熟悉的氣息,這些久違的人們不論是長輩的同事,抑或是孩提時代玩伴的母親,因為這平行線的交會,他們都真實的參與、走過我的生命,忠實地成為我軍旅生涯的精神導師,交織成這一路的風景。 

有人說,互助國小的孩子野蠻不通情達理、頑劣不知秩序,剛開始時也常被這脫序的狀況所懾,惱怒於這般荒唐行徑。但,這就是互助國小罷,不像都市小學的乾淨典雅,不如平地學校那般循規蹈矩,亦沒有鎮上學院學生的學識淵博,反而擁有著部落學校特有的活力與爆發力,同時亦在脫序不安中尋覓穩定、在失控焦躁中發展理性。在這反覆交涉、探索間,原來我們都戮力的追尋那幸福的微光,以及勇敢地奔向真理。 

這一切是否命中註定?我沒有答案。我只是順著生命的光譜,依循著自己的人生脈絡,一步步航向每個已知與未知;我並不是一個傑出的舵手,而是慶幸在這段旅程中,總是左右逢源,有師長們的充分信任,接受每一位夥伴的協助,在迷航時替我指點迷津,同時充分信任我,給予我自在舒展的寬廣航道。可能航程途中走過狂熱、墮落、瓦解、脫序的風暴,但經歷過這些洗鍊,我才得以成長。 

服完兵役並不會因此獲取一個所謂的終極價值,且不論你愛或恨,即使自己褪去制服,愛心服務責任紀律依舊被學弟們傳頌著,不管他們願不願意。可以確信的,身為男孩的我們,所經歷這短暫寒暑的拘謹,終將成為我們人生行旅途中,一塊不可抹滅的永恆印記,不止成為男孩們茶餘飯後的八卦談心,還會使自己的生命更臻完美。 

最後,我終於能夠從這短暫寒暑的拘束脫身,心裡的確充滿了擺脫桎梏的雀躍,卻又夾雜著別離的依依。也許某一天,我會突然想念起,自己曾在失眠的夜晚衝向陽台,享受仰望滿天星斗的喜悅;抑或是夜讀時,在理論實務間拉扯的思緒戰鬥過程。然後,我也要感謝我的父母,賜予我訓練有素的雙手,讓我能夠藉由音樂自娛娛人,實現了很多過往不敢做的夢想。 

謝謝這一路的風景,還有途中遇見的可愛人們。 
明天早上太陽升起,讓我最後一次為你們開門, 
然後,我們道聲再見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