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9月6日

生命必須有裂縫

沒想到已經過一個月了。


入伍前,老爸說「全台灣只有一個成功嶺」,當下我還無法領悟,進去之後感觸頗深。說成功嶺的新訓是夏令營,真的一點都不超過,隊上長官待我們還不錯,輔教時間總盡情地和我們哈啦,第五天之後洗澡講電話總是完整的40~50分鐘,別的中隊在外面上課的時候,長官讓我們在教室裡吹冷氣上課。

隊上的同學大多來自苗栗、雲林,多了些鄉下孩子純樸,很開心能夠有這樣的戰友,尤其是我們最團結的打飯班,我喜歡那種一起做事、講垃圾話的爽朗,還有那種得以互相交心、幫忙的坦然。

最深刻的,應該就是教大家唱替歌了吧,現在想想我們中隊很厲害了,課程安排的關係只練唱兩次。因為自己實在太矮,比賽當天還站到凳子上面去指揮,下午陽光耀眼,大家仍努力地綻放笑容,大聲歌唱,那是多麼讓人感動的畫面。大學畢業之後的我,再也沒有因為音樂表演而感動的機會,沒想到軍旅生涯讓我重溫舊夢;當我站上板凳時,同學臉上全綻放著笑容,所有的緊張感突然消失了,雖然熱到汗水浸淋了視線,但我卻很自在地舞動雙手─原來你看不清坎坷的時候可以暫時忘卻這些壓力,至少看到大家的笑容就心滿意足。

澄清湖的專訓更愜意了,第一個禮拜因為喉嚨痛過的不大開心,連上課都得努力硬擠一點精神和笑容。至少課程內容都很務實,有種回到學院裡上教程課的感覺,算是一個複習的概念罷。正因為閱讀班裡高手雲集,算算這兩個禮拜自己反而比較拘謹,好久沒這樣埋頭書堆的感覺,雖然考試結果仍舊因為自己的駑鈍而搥心肝。

喜歡和大家一起表演、一起瘋的感覺,老天爺真是疼惜我們,讓我們拿了個表演第一名,還有營本部每天晚上聊不完的MEN'S TALK,根本不會有所謂軍旅生活的肅殺氛圍;原來我已經很久沒這麼坦率的聊天了,在台北求學時因為工作關係,每天的生活總是這麼social,說話也總是倚仗著客戶的臉色,只有在同梯的戰友面前,我才敢這麼敞開話匣子暢所欲言。

台中選不到,也罷。從小在南投長大的我,惠蓀林場一次都沒去過;去到服務的國小後它就近在咫尺,也許可以趁周末去尋個開心。剩下的,就盡力而為吧。 

想起蘇打綠的那首歌:生命必須有裂縫,陽光才照的進來。 近 未來,敬 未來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