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4月6日

多美的畫面


曲畢,我已淚流滿面。


彈奏時,腦海不斷地浮現這半個月以來,學運的種種畫面,
立法院靜坐的畫面、透過新聞行政院鎮暴學生哭泣的畫面、330萬人圍城的畫面、還有官員兇惡骯髒的嘴臉、學生與民眾堅定的表現…

回家這幾天,我總是把自己鎖在房間,一邊打論文,一邊透過網路關心學運發展。
埔里,平和的小鎮,完全嗅不到台北一丁點的抗爭氣息。連街談巷語都聽不見任何與服貿相關的話題。
看電視時,只要看學運新聞超過半小時,長輩總會不耐煩地說:欸,可否看別的?
最終,我選擇退讓,退回房間戴起我的耳機。
我並不怪罪長輩們,因為他們只是希望安定,因為他們經歷過所謂「保守的年代」。
我只憤恨自己無緣參與330大遊行,還有昨天的街頭公民會議。
雖然我看起來有極為正當的理由:330回家祭拜祖母,405則是慎終追遠。

想起那天晚上,我看到姚立明老師談「學生的代價」:
「哪有一個人花這麼高的代價,去完全為一個跟自己無關的事情,他難道沒有公義的內容,他難道完全沒有價值在裏頭嗎?」
然後,畫面出現了議場內的學生對革命民主前輩鞠躬敬禮、擁抱的畫面。

我終於懂了,那天去立法院見到史明先生的時候,我心裡油然而生的敬佩感。
從小到大,我見過無數白髮蒼蒼的長輩。可是那天,我正襟危坐地聽完史明先生的談話,這麼恭敬的聽長輩說話還是人生第一次。

我知道大環境對學生不利,也知道這一仗的艱困。但我也知道,要勇敢地站在那裏,衝撞體制、挑戰黑箱,需要有多麼大的勇氣。只有夠勇敢的人才會站在那裏,他們才不在意最後魯蛇的機率,只要還有機會,他們就會堅持下去。

你看,大家勇敢討論國家未來的畫面、衝撞體制的畫面,真美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